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落秋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真假公主双夺情

真假公主双夺情

玥茗儿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张相似的面容亦然决然的定谳她未来命运一张相似的面容也让她失去了这一生中的挚爱魁儡成了她封闭自己的高墙冰冷成了她保护自己的伪装纵然接受老天的命运安排却怎么也躲不过月老的情关她如何化解与她之间的隔阂而她如何摆脱与她之间的羁绊伫立于两个女人之间的他该归心何处而他看尽她所有一切又该如何拥有她人更拥有她心四人的情爱纠缠交错织叠的红线如何化......

主角:岳涵灵宁萍   更新:2023-03-17 10: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岳涵灵宁萍的女频言情小说《真假公主双夺情》,由网络作家“玥茗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张相似的面容亦然决然的定谳她未来命运一张相似的面容也让她失去了这一生中的挚爱魁儡成了她封闭自己的高墙冰冷成了她保护自己的伪装纵然接受老天的命运安排却怎么也躲不过月老的情关她如何化解与她之间的隔阂而她如何摆脱与她之间的羁绊伫立于两个女人之间的他该归心何处而他看尽她所有一切又该如何拥有她人更拥有她心四人的情爱纠缠交错织叠的红线如何化......

《真假公主双夺情》精彩片段

什么一个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音自御书房里传了出来,连站在外头的侍卫都震惊地用眼神往里头偷瞄了一下。

那个丫头究竟想给朕找多少次的麻烦?

这次居然就给我私自出宫去了?

这算什么?

跟朕赌气?

就为了不想出嫁?

皇上气得脸红脖子粗,大掌用力地在桌上拍了好几回也没有将怒火降下。

皇上,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派人去找回逸月才是呀皇后坐在一旁椅上,脸上尽是愁容模样,担心唯一的女儿在宫外那些人生地不熟之处受到伤害。

罢了就当朕没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吧皇上又是一个拍桌,已经气坏,扬言不要这个女儿了。

只不过要她嫁人,居然和他呕气直接溜出宫外,那他还要这个女儿做什么?

皇上皇后脸色刷白的从椅子上跪到了地上,看的一旁柔缃芷震惊脸色的瞪大双眼。

您不能就这样不要这个女儿呀她可是我的心头肉、您的掌上明珠呀您怎么能够狠心地说不要就不要呢?

皇后的眼泪掉下,对皇上这气头上的话看得万分严重,他疼了这么多年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因为她私自出宫就说不要她了呢

皇后你这⋯唉⋯皇上看着皇后跪在地上的模样,不知该如何解释的叹了口气。

柔缃芷看明白了皇上脸上叹息模样,赶紧上前的伸手扶起皇后:皇后娘娘,您别慌呀皇上只是气头话,怎么可能不要公主呢?

拿出了手绢,替皇后擦去泪痕再继续说着,再说,皇上是比任何人都还要疼爱公主的不是吗?

不然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原谅公主闯的大小祸而不重罚呢?

虽然这次非同小可,但绝不会和公主断绝关系的

柔妃说的是呀朕这是气头话,皇后就别乱慌张了吧皇上起身走到皇后身旁,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

那逸月私自出宫⋯可怎么办才好?

皇后的情绪稍微平稳了一些,她握着皇上的手发抖着。

朕派楚公公去一趟岳王府吧

岳王府?

皇后皱了眉头,又是另一个担忧,她会知道逸月在哪吗?

也许那老给朕找麻烦的丫头会去找她也不一定。

他猜测着女儿出宫可能的去处,这也是他唯一能想得到的地方了。

万一没有呢?

皇后提出了另一种可能,三年前的那件事在她们之间造成了一条看不见的隔阂,逸月这回出宫真的会去找岳涵灵吗?

就算没有,也可以请她帮忙将人给找回来呀不管怎么说岳涵灵都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还要了解逸月那丫头,或许她还会知道逸月可能上哪去

她⋯肯吗?

相信皇上很明白也很清楚现在的岳涵灵早不比以前那样好请托了

软的不行就用硬的吧皇上挥甩衣袖又坐回桌前,拿起了笔在纸上快速的写下字,朕会将所有事情写下让楚公公带去,不管怎么样都得和她赌上一把。

现在朝野安稳平静并不表示外头就相安无事,等着找机会逼他下龙椅的还是大有人在,这时候怎么也不可以让逸月成了威胁他的把柄才是

唉⋯⋯皇后还是不安的叹了口气,万一这一把皇上赌输了可怎么办才好?

那岳涵灵的性子可是一年比一年还要难搞,先前的几次领教得彻底,叫她怎么能够真正的放心呢?

一旁的柔缃芷看着皇上严肃的写着书信、皇后忧心忡忡地叹息,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便走到皇上身旁:皇上,让臣妾和楚公公一块去岳王府一趟吧

柔妃要去岳王府?

皇上停下了手上的笔,一脸震惊的看着柔缃芷,为何突然下此决定?

万一楚公公说服不成,臣妾还可以帮忙劝说呀她轻笑了一下,公主是她看着她长大的,那岳涵灵就更不用说了。

皇上,柔妃说的是有她跟着去,也许说成的机会就更大了。

皇后豁然开朗的跟着帮腔说着,她居然都忘了柔缃芷也是看着岳涵灵长大的人有她帮忙,事情进展就可能会更顺利。

他审慎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这办法也不是不可行的才点了头答应:就这么决定了

听语,柔缃芷与皇后相视而笑。

十天后-

岳王府的府邸

老爷~~老爷~~一名下人快步地奔进了大厅内,站定后恭敬的弯着身子:柔妃娘娘和楚公公前来拜访了

什么正与孟秋娘闲话家常的岳贺贵震惊的看着下人,手里的茶还未往嘴边送又摆了回去,快快快整个人差点没有跳起来的大步大步往门口去迎接两位突然到访的人,而孟秋娘交代了身旁丫环去通知岳涵灵后也跟着出去迎接。

岳王府的门外站着不少皇宫里的士兵,一个个都排排站好,让出一条路,让楚公公扶着柔缃芷走下马车,一路跟随的几名宫女也跟在后头的往前走去,正好迎面上急忙出来迎接的岳贺贵和孟秋娘两人

不知娘娘与楚公公来访,有失远迎,还请娘娘见谅。

两位实在多礼了这趟来访也实为突然,怎么会责怪两位呢?

柔缃芷无奈的一笑,并没有要责怪的意思。

娘娘,这外头艳阳大呀还快快往里头请。

岳贺贵伸长了手臂,一样弯着身子恭请着他们,请他们往大厅走去。

那就叨扰了

柔缃芷与楚公公的到访使原本有序的下人、ㄚ环都慌乱地忙了起来,大家伙都崩起了神经地听后吩咐,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娘娘、楚公公请用茶。

ㄚ环将泡好的上等乌龙茶搁置在座位旁的小桌上,然后低着头一步步地退了出去。

岳贺贵神色看来有些不安地抖着手,端起方才没有喝的茶杯,与孟秋娘不断互视着,对柔缃芷与楚万恩的出现感到震惊以外,还有极度的不安。

那个⋯岳王爷⋯

是老臣知道了岳贺贵一听见楚万恩叫着他,一个紧张得赶紧放下茶杯、两眼严肃又慎重地看着他回应。

老爷⋯⋯孟秋娘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脸上露出了尴尬。

岳王爷您别紧张呀奴家什么话都还没有说呀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柔缃芷则捂着嘴轻轻的笑了笑。

呃失礼、失礼了⋯⋯岳贺贵的老脸上浮出淡淡的粉红,不好意思的迅速端起茶大喝了一口然后咽下。

孟秋娘看着自己夫君那紧张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替他开口:不知楚公公和娘娘二位今日来访,所谓何事?

这么一个直接了当的问题使的两人都同时叹了口气,看得岳贺贵与孟秋娘两人一脸不解,怎么都还没有回答就先叹气了呢?

其实⋯是为了逸月的事情而来的。

柔缃芷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们两位,老是为了逸月而麻烦他们岳王府,她也是会替逸月感到抱歉的。

一听见是关于寍萍公主的事,他们都面有难色地互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才缓缓的开口再问:公主⋯这回怎么了吗?

希望别是什么鸡毛蒜皮之事才好不然让涵灵给知道了,恐怕会很糟糕。

公主私自出宫了柔缃芷脸上出现了担忧,只留下一封简单的书信,就离开皇宫了。

什、什么?

岳贺贵倒吸了口气,这下可比鸡毛蒜皮之事还要更糟糕了

她独自出宫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瞬间横扫整间大厅,所有人都是一阵哆嗦打起,缓缓的看向踏进门槛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